2017. 5

其实当我抱着电脑敲下这篇月志的第一个字时,离儿童节只差三分钟了。今天在家忙着听网课刷题,休息的间隙在心里犹豫了好多次要不要总结一下这个月,一直到这一天马上要结束才终于跟自己说,还是写写吧。

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毕业,在Vegas纸醉金迷,road trips,很多次莫名其妙的一时起意,半夜开车出去在空旷的highway上兜风,还有买好了回国的机票。

前两天和N视频时她又说我,“一直以为你是抱着坚决不回国的心态出来的”。

我的回答也照旧:“我从刚出来那天起,想的就是总有一天要回去呀。”

真的,这个念头从我初中在美国呆了一个月之后就牢牢扎根在我心里,尽管现在在美国有了很多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养成了一些和国内格格不入的生活习惯,也依旧没变。每次说起成都,我都忍不住要骄傲地跟周围人讲,that’s my city,我爱她,总有一天我要回去。

所以虽然我在美国屁颠屁颠找了小半年工作,谈了几个offer,但到了最后还是跟我妈说,母后啊我要回国。

谢谢我妈不杀之恩,有她这个坚实的后盾在,我总觉得不愁退路,因此放任自己四处试错。记得中学时代我总跟人开玩笑说,我的未来应该是睡大马路,请各位父老乡亲过年过节给我送床被子。想来那个时候我应该就预感到了放飞自我的现在吧,然而每每想到未来的不确定性,我感受到的雀跃居然甚于恐惧和焦虑,甚至心里有个声音嗤笑着说,如果二十多岁就能一眼望到人生尽头,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种奇怪的勇气大概来源于我的好友们,他们并不是各自所在行业的佼佼者,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非常耀眼的热情和生命力,普世价值观下的成功不能定义他们,然而在我看来,他们每一个都是非常优秀而且成功的人,一想到七月中旬就能和这一群人吃饭谈心,我就高兴得要手舞足蹈。

话题扯远了,说回这个月。这个月接了不少翻译的活儿,涉及的学科领域五花八门,虽然有时让我翻得很痛苦,但交稿的那一瞬间总有种涨了见识的自豪感;也做了一些咨询方面的工作,帮朋友改简历,给前来找我聊职业规划的人refer业内人士深入探讨(渣渣如我根本不敢瞎给建议orz);给有合作关系的网站做东西(PM小姐姐已经对我的拖延症绝望了);在现实和网络上新认识了一些人,聊够了兴趣爱好就把手机静音扔到一边,坐在地毯上听音乐看书。

说到音乐和书,很惭愧的是这个月一本看完的书都没有……我从四月开始看《不朽的钢琴家》,本来以为这种音乐史一样的作品需要咬着牙才能看下去,没想到每一位钢琴家的小传都太有趣了,我总忍不住翻来覆去看好多遍,结果就是到现在这本书也只看了一半……所以在五月的尾巴上得到的教训是应该再挑一本能迅速读完的书,配合这本,至少能提高一点我的阅读效率。至于音乐,这个月我终于从持续多年的Glenn Gould狂热里勉强抽身,重新听起了几位著名俄派钢琴家:Ashkenazy的众多曲目,Sokolov的肖邦,Kissin的普罗科耶夫,Richter的贝多芬,Horowitz的舒伯特……不得不说,俄派钢琴家的壮美和气势是任何其他派别都无法比拟的,也因此Ashkenazy的拉二被我悄悄放进playlist,替换了羽佳的版本(对不起我家女神XD)。除此之外,前两天我还无意看到一个托斯卡尼尼跟乐团彩排时的怼人合集,刚点进去就被老爷子近乎咆哮的怒吼吓清醒了,接着往下看就被他损人的方式逗得不行,后来去网上找了找他的“名人名言”,更是笑死。此时再回想《不朽的钢琴家》,更觉音乐巨匠们的鲜活可爱。

写到这里,手机时间显示已经到了六一儿童节,所以就让我以许愿结尾吧~~希望在六月份能够啃完某书,少宅在家里,多出去走一走;少说废话多做事,效率高一点晚上才能早早睡觉。

六月早安~

 

3年 ag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