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乃终结孤独的神器

深夜写下这些文字,是因为刷知乎的时候看见一个评论数和关注数都非常可观的问题,叫“你最孤独的时刻是什么”,后面伴随着一大堆类似“什么时候让你想结束单身谈恋爱”这种类型的问题。单从这个现象来分析,大家似乎都把恋爱想成了一个终结孤独感的工具,不光没有道理,轻信了还容易伤人伤己。于是我仔细想了想,我最孤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

答案是我中二感爆棚并且非常幼稚的初中时期,那时候有了很多痛苦却有益的初体验,比如从抱团变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散步,面对误解和冷眼要如何阻止自己的信心崩塌……那时的我几乎每分每秒都在问自己,到底怎么做才能好受一点。

然后我去操场上散了个步,成都的夏天傍晚大家都懂的,暑气将散未散,蚊子倾巢而出,我裹在不透气的肥大校服里想,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啊。我的困惑茫然愤怒心伤在心里憋得太久了,就算有人朝我伸出援手,我第一件想做的事也是跟祥林嫂一样疯狂诉苦。诉苦这种事,一两句还行,如果说得太多只会吓跑别人,所以我必须想个办法,把自己从这种孤独的自怨自艾和怨天尤人里拉出来。

有蚊子跑来咬了我一口,它大概是饿狠了,咬得我手臂上一阵尖锐的疼痛,这阵疼帮助我准确定位,并且条件反射“啪”地一下狠狠拍扁了它。然后我看着自己掌心那一片血红,发现困扰我的那些负面情绪好像随着我的那一掌都跑没了。

我心里突然蹦出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她在大笑,在欢呼雀跃,只因为我打死了一只蚊子。

别开心了,打死蚊子之后你还是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散步一个人做所有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泼她冷水。

饭好吃!吹着风散步超舒服!能做这么多事我好厉害!

她笑得更开心了。

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我竟然无言以对……

我在瞠目结舌中突然大彻大悟,羞愧地意识到了自己之前有多过于把自己当回事,并且知耻而后勇,学会了不把自己当回事。然而那个因为一只蚊子就欢呼雀跃的小孩子并没有随着我的不把自己当回事消失,相反的,从那天开始,我一直在“带孩子”。这个孩子虽然吵但不爱哭闹(谢天谢地),她让我坚强,让我满脑子想象和好奇,让我开心得不得了。不知道为人父母是不是同样的体验,反正这种人格分裂一样的方式终结了我所有的孤独感。

她总喜欢问我问题,不符合常理的,不符合科学的,毁三观的,挑战权威的……我有时惊讶她提问的角度,有时懊恼她严重偏离主流的观点,有时也会失望,说她 “怎么会这样想,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她就很委屈,“因为我知道你爱我呀,就算我是这样的人你也爱我呀”。

唉,当一只小动物把它最柔软的肚皮露出来,用湿漉漉的、充满信任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除了用最温柔的抚摸和亲吻去回报它,还能做什么呢?所以我说,好吧,我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多不堪的想法,但是fuck that,过来让我亲亲抱抱举高高,接着给我讲讲你那些光怪陆奇的念头吧。

因为你是我的一部分,无论如何,我都是爱你的啊。

把玄幻化为理论分析,我想我知道这个孩子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的童心、我的浪漫、我的想象力,它们不甘心随着我的年龄增长而消失,但它们清楚我为了能在社会立足,需要现实、需要世俗、需要妥协;于是她出现了,和我成熟的一面彻底剥离开来,在我的心里我的梦里无拘无束地放肆着。

她不理解世俗的生存法则,遇到不公平就在我心里撒泼打滚,遇到违背本心的言行就直直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同时她也跟孩子一样不懂得克制,总是轻易被种种欲望诱惑,需要我在她多吃一口、多说一句、多冲动一次之前拦住她,坚决地告诉她这是不可以的。

我把我所有的耐心和爱都给了她,她也以永恒的勇敢和热情温暖我。记得有次我写了一篇讲一头龙和一个人类相遇的故事送给Layla(拖延症如我只写完了上半篇),她在下面评论,”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种想象力丰富的人“。于是我心里的小丫头得意地叉起了腰,跟我说,你看吧,我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当然有意义啦,是她督促我去学各种奇怪的学科和技能,是她怂恿我一个人去了很多想去的地方,是她在我因为可能的失败而犹豫不前时气鼓鼓吼我,“失败了确实会很难看,但是你不去做一定会后悔的”…………于是我活成了一个女神经病,一个自我矛盾体,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无法自拔。

所以说,如果做不到享受孤独,终结孤独的方法是什么?

把目光从星辰大海收回来,好好看看自己的心,从某条石头缝里发现那个孩子吧。一旦带起孩子来,你就没时间去想孤不孤独寂不寂寞了。

 

3年 ag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