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志】2017.10

周末去姥姥家陪她过重阳,因为这个节日想到十月要结束了,对这个将冷未冷的月份十分不舍。回望十月,比起活动超多的九月过得漫长很多,毕竟轻松愉快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一旦生活回归琐碎和平淡,度日如年就不再是夸张的形容了。

虽然我把十月说得有些难熬,但就个人感受来说,除去早高峰没完没了的堵车,还是乐在其中的。上半个月全国人民都沉浸在八天大假的狂欢中,朋友圈、微博被各式各样的风景和自拍塞满;而我把头发剪到刚刚及肩,懒洋洋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游荡,约了刚从英国回来的Madeleine吃下午茶。两个人聊起在国外的日子,脸上都是怀恋的神色,说到回来之后的工作和生活,也颇有默契地说,慢慢来,不焦虑。之后也聚了几次,一起参加活动、认识新的朋友,都是很有趣的日常。

十一假快结束的时候约发小F去了新海诚展,第一次亲眼见到分镜上的批注,忍不住把每一句都仔仔细细读一遍。画质狂魔的批注比我预料的要口语很多,“虽然知道不太容易实现,但还是想拜托各位做出xxx的效果”、“这个姿势有点不自然,要不试试拿把伞怎么样”之类的话到处都是,甚至还在很多小角落发现了示意(或者卖萌)用的简笔画。因为这些批注,之后坐下来跟F一起看言叶之庭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原来新海诚形容的效果是这个意思啊”,幸好很早就看过这部动画电影,不然完全没有跟上主角们的情绪起伏实在是有些遗憾。那天从离市中心特别远的展馆回来,又拉着F去了我垂涎已久的一家居酒屋,在生啤和烤串的陪伴下,两个人偶尔聊两句,更多的时候都在醺然酒意里舒服地发呆。

十月下旬,我加入早高峰的大军,每天跟起床气还有堵车作斗争。有一份临时工作的好处是日程安排变得很有规律,自由度也很高,除开出差跟项目的时候很忙,在办公室里的日子和上自习没有区别(比如说,这篇月志就是我上班期间写的)。其实我在办公室呆得也不多,大半时间都出差去了。出差那一周里做了很多个关于AZ的梦,跟好友们的回忆像走马灯一样轮流播放,某次怅然若失地醒过来,看到手机上Nicole发的消息,今年她们一家也去Flagstaff滑雪了,捎上另几位我们共同的好友在山里玩了个痛快,她说大家都很想念跟我在雪地里玩闹的日子。

唉,海明威说去过巴黎的人,以后不管到哪里,它都会跟着你一生一世。其实哪里只是巴黎,任何充满回忆的地方,都会变成我的故乡,时不时翻滚起来,让人尝一尝乡愁的滋味。

总结十月,是见了很多老朋友的好时光。我常常感到人与人之间的因缘际会多么不可思议,比如和Madeleine,两人在高中毕业后的联系并不频繁,但每次见面聊天都能感受到我们有非常相似的心境和变化,让人感到熨帖和窝心;比如和我的发小F,幼年时期在大院里一起疯跑的孩子那么多,却偏偏是我跟他没有断了联系;还有某天晚上临时起意出来一起吃饭的四火,在咖啡馆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多年过去,我们仍是联系不多却坚实可靠的朋友……有许许多多人在我生命里出现,谢谢他们留下的都是温暖的痕迹。

最后以本月我最喜欢的一首歌的其中一段做结尾吧,米津玄师和菅田将晖合作的《灰色と青》:
どれだけ背丈がかわろうとも | 就算你我已经长高
変わらない何励かがありますように | 依旧祈愿存在那些不曾改变的事物
くだらない面影にまされ | 被那无趣的旧时面庞所激励
今も歌う | 现在也依旧歌唱

2年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