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7】刺杀骑士团长

首先我要坦诚一件事,标题仅代表我放在手边的书,不代表我真的读了……

其实标题的书名只够概括我的六月,七月一到,我按MT要求轮换部门,连带着也把抽屉里的村上春树带回了家。新的部门有种种不能言说的暗流涌动,我虽只是个沾了点浑水的小卒,但也懂低调做人的重要性,闲书自是不敢再放,从此白天手边无书,专心工作,隐形做人。

说回书名,当然也和六月真正发生的事没什么大关系,这个月的大事件只有一个,就是领回一只虎头虎脑的美短弟弟。银虎斑的毛色总让我想到鲨鱼粗糙的银色皮肤,加上他喜欢仰躺着在地上滑来滑去(靠后腿蹬沙发往前滑),于是取名叫“鲨鲨”。小猫被主人家教得很好,温顺粘人,从不乱拉乱尿,不伸爪子,不咬电线。然而熟悉之后还是暴露了小崽子的脾性,一天里没人陪他玩个半小时,就自己“找乐子”,在不准他去的餐桌、厨房、钢琴上飞檐走壁,弄倒瓶瓶罐罐也是常有的。猫儿聪明,做这些都是明知故犯,为的是看我什么反应;如果我气势汹汹走过来,他就得意地晃着尾巴跑掉,时不时还回头看看,期待我能追着他跑一会儿,如果我没注意到或是不理,他就在原地多留一会儿,等我回过神来便心满意足溜了。然而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关注他,只能把公共区域收拾得整齐利落,桌面上一点多余的东西也没有,猫想要跳上去作妖也只能玩玩自己的尾巴。客厅的阳台上摆满了给他的玩具和爬架,也让他发泄了不少多余的精力。我妈看我一件件宠物用品往家里搬,又无意得知了ACANA猫粮的价格,说我完全是养了个儿子。

可不是养了个儿子吗,都快忘了怎么骂人的我,必须要在他做错事时粗暴地按他在地上打骂(而且这货还经常不以为意,被我抓回来打到服气为止),每天匀出时间逗他疯一会儿,热到浑身热汗时也要任他黏在我身上撒娇睡觉……敲下这些文字的现在,他也正在我脚背上安静地呼吸,偶尔不知梦到什么,还要拿热乎乎的肉垫推推我的脚踝。

所以说我为什么喜欢猫,为什么再辛苦也想养只猫,为的就是他傻乎乎没戒心的睡脸和嗲声嗲气的撒娇呀。

七月是跟着酷热一块儿来的,新的部门白天事多,晚上自由,正好身体开始抗议前阵子的连轴转,小病不断造访,我也就顺势而为,手机电脑全放一边,练琴看书听听音乐。月末约了兽医来家里给球总做绝育,医生一听说她已经五岁,立刻竹筒倒豆子一样讲了一大堆子宫蓄脓的手术要点及危害,愣是没给我告诉他猫咪体检一切正常的机会。绝育手术一共也就不到二十分钟,术后也没什么不良反应(除了被我关在三层猫笼里两周很生气之外),手术时鲨鲨被关在另一个房间里,闻到陌生猫咪的气味弓着背气成一只河豚。小小年纪居然就敢对姐姐生气,实在该打。

至此,我念叨了两年的绝育手术终于了结,之前出国疏于照顾,我一直对这只文静又独立的猫咪心存愧疚,希望此后球总能再多陪我几年,做一个健康长寿的小姑娘。当然,我不会在另一只猫身上犯同样的错误,估摸着十月就会把鲨鲨也拿去绝育掉,让他做一只不受荷尔蒙影响的单身喵。

写到这儿,傻儿子在我脚底下翻了个身,肚皮朝天睡得香甜。时间走过十二点,我也差不多该睡啦。八月可能有比七月更多的暑气和闲气,不过有两只猫在,还是开心的日子更多吧=w=

 

 

1年 ag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