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 有一次,我梦见大家素不相识

每个暴雨的潮热夜晚,意识苏醒的瞬间被类似melancholy的情绪笼罩全身,脑中响起「真夏の通り雨」,就睁着眼静静听它陪我,音乐是我难言又疲惫时最温柔善意的臂弯。

夏天来了,想到冰西瓜,空调房,蚊子嗡嗡叫,树荫缝隙间透下来的光斑,困倦中满是汗水的半睡半醒。小孩子三五成群在喷泉广场上踩水,穿吊带的女孩们露出纤长脖颈和藕粉四肢。生命在这个季节开始热闹,叽叽喳喳仿佛蝉鸣。旁观者也被打动,沁凉里多一丝热情,偶尔也会像个小孩,兴冲冲把刚经历的趣事手舞足蹈说个不停,有时能得到微笑点头的宠溺回应,有时被泼冷水而迅速安静下来。

小孩子。对,夏天总提醒我童年发生的事。那些已经远去的简单快乐又呼啸而来,我看见三四岁的自己在大太阳下疯跑,手里抓了只蝉还是别的什么,好像抓住稀世珍宝,要给全世界炫耀一番。身后跟了院里其他男孩,和我一样觉得这小虫很珍贵,哇哇大叫着想让我停下来,给他们也看一看。时不时有大人路过,笑我们这群皮猴子精力充沛,却对我手上的东西不以为然。那时候觉得大人不可理喻,怎么能不以为然的?成长过程中珍视的东西被数次嘲笑怀疑,才渐渐懂敝帚自珍,长大后醒悟,要放下分辨心和优越感,体会到别人所珍视的东西有多珍贵,需要长久的修行。

夏天的情绪也配合温度起起伏伏。能给予自己情绪上的照拂已是稀有能力,遑论照拂别人的,不然哪来那么多我说东你说西。每分每秒都有隐秘期待在落空,再被情绪的主人忘却或者抚平。每日反省自己,总觉得对周围人的共情和照拂不够,对自己的也不够,心里的小女孩一屁股坐在地上,给了我一个索求拥抱的动作,眼里委屈在打转,似乎下一秒就要哭了。那他人心里的小孩呢?可能比我的更加委屈吧。带着愧疚的心情抄写《心经》,教导自己,持戒精进的路是困难的,在理解并包容他人的路上必定伴随痛苦委屈。但不能不做,无欲则刚之外,恒久坚定的大爱也让人更独立刚强。

外界越吵的时候我越想安静,夏日尤甚。这样诡异的状态常常引起身边人的不安和关心,不,不要不安,不要问我怎么了,我的沉默、我的莫名其妙的忧郁都是养料,就让我沉入水底,在蓝沁沁的静默里短暂喘息。有一次我梦见大家素不相识,所有人聚在河岸边,看我在水底吐出一串串气泡。没有人跳进河里,没有人着急,他们知道此刻自己什么都不用做,让我悲伤,让我沮丧,让我一个人飘到很远的地方去。给我我最需要的,沉默胜过千言万语的自以为的安慰。

醒来时天光大亮,发现自己睡过了清晨时段,却一反常态地没有沮丧(因为错过了喜欢的时段,而不是什么上进心所致),脑内点播一首the lazy song。白昼还很长,要做的、想做的都可以完成。

也放纵自己在这个盛夏里任性,喝汽水、吃很多肉、喝酒、吃冰淇淋,哪一项拎出来不会被未来的我皱眉呢?但管球她的,七月如此短暂,进入热到失智的八九月我也就失去对一切饮食的热情,小小沉湎无伤大雅。就连我的猫也在纵情吃喝。有天早上发现一滩呕吐物,是完整的根本没消化的猫粮。戳着他的脑门教育他不可以一口气吃掉一整碗,但看他虎头虎脑的快活样子又释怀了。七月已过,大不了八月开始只给他放适量的粮,不再给他放纵的机会。

是的,七月已过,下半年的帷幕已经彻底拉开,在开始奔跑之前,让我随便拿本什么书往脸上一扣,再去那蓝沁沁的静默里吐会儿泡泡吧。

2月 ag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